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那個帶着咖啡香的春天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05

□記者 孫芸苓

●握手的瞬間,他身上淡淡的咖啡香,讓我淪陷

●奉子成婚,我們的婚姻有些匆忙

●頻繁的爭吵,衝動之下我們結束了3年的婚姻

●放下執念,卻彼此漸行漸遠

高高瘦瘦的阿崔扎着頭髮,目光裏卻有種過於禮貌的疏離,他穿了一件乳白色的麻質襯衫,給人一種乾淨洋氣的感覺。

後來,三年的婚姻被生活的瑣碎打敗,春妮成了單身母親。

這樣的經歷,讓春妮懂得了,作為一個女人,不能做任何人的依附,一定要做個經濟和人格都獨立的女人,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。

春妮説,心裏帶着恨,只能把日子過得越來越悽慘。有些人最終走散,但美好的記憶依然留在心底。

◆握手的瞬間,他身上的咖啡香讓我淪陷

和前夫認識的時候我剛高中畢業,沒有考上大學,百無聊賴的情況下就去了一間咖啡店打零工。當時店裏有個咖啡師叫崔晉(化名),是那種酷酷的男人,第一天上班,店長讓他帶着我熟悉業務。我如今都記得,和他握手的瞬間聞到的那一陣淡淡的咖啡香,我的心有種莫名的慌亂。他客氣地和我打招呼,帶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話非常好聽。我抬頭仰視着他,高高瘦瘦的他扎着頭髮,目光裏卻有種過於禮貌的疏離。他穿了一件乳白色的麻質襯衫,給人一種乾淨洋氣的感覺,我對他的第一印象非常好。

那時,年輕的我心裏有種莫名的悸動,我被他的樣子深深吸引了。

當時,我被安排主管咖啡機及照顧客人,而他負責調製咖啡,如果客人有特殊的要求,點了手工咖啡,他製作好後,我負責把咖啡端給客人。每次捧着他親手做的熱咖啡,我都會想,哪天我也要喝一杯他親手做的咖啡。

但是,我感覺他對我一直保持着某種疏離感,沒有我那麼關注他。

一天,店裏客人少,我開玩笑地説,阿崔,能不能給我做杯卡布奇諾?他沒有拒絕,當他把做好的咖啡遞給我時,我的心裏暖暖的,因為那天是我的生日,但我沒有告訴他。

那時的我沒有什麼戀愛經驗,他越是對我有距離,我越是想了解他,越是被他吸引。

後來我瞭解到,崔晉在一個海濱城市長大,父母都是當地的漁民。大學期間,他有過一個初戀女友,就在畢業分配的時候,女友背叛他跟了另外一個有家世的同學走了。崔晉因此很受傷,於是成了拒人千里之外的“冰塊男”。

原來是個帶傷的男人啊,當時的我好像就有種動力,總想走近他、瞭解他,用自己的愛撫平他心裏的創傷。

後來在工作的接觸中,我發現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樣了。咖啡店裏不忙的時候,我最愜意的事就是看他做咖啡,並替他品嚐他新調製的咖啡。

咖啡店老闆經常會犒勞大家一起聚餐,在幾次聚餐後,我發現,崔晉喜歡一個人喝悶酒,每次喝了酒,他的目光中都有種濃濃的憂鬱。

看着那樣的他,我莫名有些心疼,就忍不住去關心他。酒後的他話比較多,比不喝酒的時候反而隨和,會問我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。比如,談過戀愛沒有,比如,喜歡什麼樣的男人。

一次酒後,他附在我耳邊説,他就喜歡我這樣單純善良的女孩。聽了他的話,我的心怦怦亂跳。

一次他又喝多了,我照顧他回到住處。當時天色有些晚,房間裏就剩下了我們兩個,我糊里糊塗就和他在一起了。

第二天起來我很害怕,他酒也醒了,知道了昨夜發生的事情,他説會對我負責。當時我很感動,我們就開始正式交往了。

不久後,我竟然發現自己懷孕了,後來,家裏人都知道了這件事,非常生氣,我爸差點打我,表哥建議我們先訂婚再結婚,崔晉也答應了。當時我媽不同意,感覺我還小,不想讓我留着孩子,而且這樣太被動了。

他沒房沒車,一個咖啡師,收入不是很高。

可我非常愛他,我堅決留下孩子,然後在家人的反對下和他結了婚。

婚後我們在咖啡店附近租了房子,我們的女兒就是在那個出租屋裏生下的。生了孩子,我媽就從老家來照顧我,我和我媽還有孩子睡在大牀上,他在沙發上湊合。後來,為了方便上班,他經常住在咖啡店裏。那時,我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,無暇顧及其他。我媽因為我未婚先孕對崔晉很有看法,見他條件不好,就對他沒有好臉色,崔晉也經常以加班為由不回家。

◆無端爭吵,衝動之下我們離了婚

有了孩子後,我就沒有再去上班,他雖然因為我媽在,回家少,可是每月工資卻會全部交給我,保證我們母女生活無憂。就這樣,我不知不覺竟然在家裏待了3年多,等孩子能上幼兒園了,我想上班,但他卻建議我先在家照顧他和孩子,等孩子再大一點後再上班。那時,我媽已經回到老家,崔晉把我婆婆接了過來。

那時,公公剛去世,婆婆心情不好,且我們倆人語言不通,經常鬧誤會。我感覺本來就冷漠的他,對我就像個外人一樣。我們婆媳關係不和諧,他又經常藉口不回家,回家也是面色冰冷。

那時,我夢想着在小城有個自己的家,他也想給我和孩子一種安定的生活,於是,他借錢盤下了那家咖啡館。

他越發忙碌了,我幾乎一週都見不了他幾次面,可是為了生活,我也理解。

孩子上幼兒園後,我還是想出來工作,他雖然不嫌棄我,但我自己沒有經濟能力,感覺十分沒有成就感。

於是,我就到了一家服裝店打工,依然是幹服務員。

咖啡店生意不景氣,借的錢都賠了進去,他的脾氣也變得更加陰晴不定,焦躁不安,我們經常會為了一點小事而爭吵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他變得易怒、敏感,回到家總沒有好臉色。

因為婆婆一直沒有走,我們幾乎沒有獨處的空間,慢慢地,我們的生活失去了往日的平靜。我想走進他的心裏,但我發現很難,一天,我發現他的手機落在家裏沒帶,我拿起來隨意打開,竟然看到了一段不該看到的信息。

是他和一個女孩相互發的曖昧短信,女孩竟然就是咖啡店裏聘請的店員。我一時鑽牛角尖,滿腦子都是不良畫面。咖啡屋那樣的地方,太容易產生情愫,我對號入座,便開始質問他。

他説自己壓力大,我不理解他,我説他沒有能力還攬瓷器活,搞得賠錢賺吆喝,還和服務員搞到一起。

我們越吵越激烈,他衝動地脱口而出:“那就別過……”聽了他的話,我呆愣了一下,轉身開始尋找證件,逼他直接去民政局離婚。孩子歸我,咖啡店給他,我知道咖啡店賠錢,我不揹債務,也沒有要孩子的撫養費,就這樣我們離婚了。

領了離婚證,我發現自己心裏空落落的,有些後悔,可是,已經離了,我只好帶着孩子離開。看到婆婆站在出租屋前流淚的身影,我的心裏也是不好受。

後來,一個人的時候,我經常會想起那個午後的咖啡館,他低頭給我調製咖啡的瞬間,心中便升起幾分遺憾。

◆放下執念,彼此漸行漸遠

我帶着孩子離開了那個傷心地,沒有地方可去,只能回到孃家。平日裏我外出打工,我爸媽幫忙照顧孩子。女兒很懂事,就在我們村裏上幼兒園。每次,我回來都看到孩子孤獨無助的樣子,非常心疼。

一個人的夜裏,我抱着幼小的女兒淚流滿面,我恨死了那個姓崔的男人,他的冷漠和絕情讓我的心都感覺到了徹骨的冷,我很後悔傻傻地去愛上一個心裏沒有我的男人。

我當時就下定決心,一定要強大起來,不能依附任何人,一定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變得更強大,讓女兒和我擁有一個自己的家。

女兒上學後,為了給她更好的教育,我外出打工就帶着女兒,讓女兒在我打工的城市上寄宿制學校。只要有假期,我就會帶着女兒外出旅行。中間,崔晉來看過幾次女兒,開始我對他心存恨意,就拒絕讓他見孩子。但他畢竟是孩子的父親,我也不能剝奪他對女兒的愛。等我想開後,他再來見女兒,我便不阻攔了,有時也會讓他帶着女兒去看望住在海邊的奶奶。女兒因此很高興,回來興奮地給我説和父親一起趕海的情景,性格也活潑了不少,慢慢地,我也不像從前那樣恨他。

後來,我一邊帶女兒,一邊工作,我開了一家服裝店,店裏我專門買了個咖啡機,只要到我店裏消費的人,便可以免費喝咖啡。小店生意不錯,我慢慢地找回了自信。我還在小城買了一個小户型房子,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家。女兒也長大懂事了,她會在我面前説起這些年父親的不容易,讓我不要再恨他。我坦然地告訴女兒,我早已經不恨她的父親,畢竟夫妻一場。那時我們都太年輕,沒有處理婚姻關係的經驗。後來想想,其實我們當初也不是沒有一點感情基礎,起碼心動是有的。當時有了孩子,我對他太冷落了,才把他一步步推給外人,這段婚姻的失敗,我們雙方都有責任。

如今,女兒已經上大學了,是個陽光快樂的女孩。隨着時間的推移,我心中對崔晉的恨已經變成了諒解和釋然。

如今的我,依然喜歡喝手工咖啡,偶然還會回想起那個春天的午後,那個低頭為我調製咖啡的少年。可惜,我們緣分太淺,最終在彼此的生命裏漸行漸遠。

本期講述者:春妮(化名),女,39歲,自由職業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